欢迎您光临上海泰隆医疗科技有限公司

医护人员跳抬棺舞引争议,过度娱乐化真的合适吗?

时间:2020-05-15 10:07

这段时间以来,伴随着大家广泛的模仿和二次创作,黑人抬棺舞在全球范围爆红。不过,这几天,美国的医护人员却因为扛着疑似装着新冠患者尸体的尸袋跳起抬棺舞而引发了众怒。

在视频中,医护人员扛着的疑似尸袋上写着covid19,尽管有人为其辩护称尸袋中装的并不是真的尸体,这段视频寓意为病毒送葬,因为他们刚刚打败了病毒。但大多数人依然认为在这种特殊时期用,这种娱乐方式非常不合适,既不尊重感染疫情患者家属的心情,也是对生命的一种不尊重。许多美国网友对此感到愤怒,并要求“开除他们”。

在疫情期间,适度的娱乐确实有利于缓解大家紧张的情绪,但娱乐是有限度的。在当前一切公众话语日渐以娱乐的方式出现的媒体环境下,我们的社会似乎已经越来越符合尼尔·波兹曼于1985年在其论著《娱乐至死》中的预言:我们的政治、宗教、新闻、体育、教育和商业都心甘情愿地成为娱乐的附庸,毫无怨言,甚至无声无息,其结果是我们成了一个娱乐至死的物种。

弗洛伊德有关人格的理论中指出,人格由三个系统组成,“本我”(the id),“自我” (the ego)和“超我”(the superego)。“本我”是由“快乐原则”所支配的,它唯一的运行机制是躲避痛苦,寻求快乐。英国社会心理学家玛罗理·沃伯认为,越不用花脑筋、越刺激的内容,越容易为观众接受和欣赏。这些理论为媒介提供娱乐的功能奠定了基础。无论是在传统的大众媒介报纸、电视充斥着人们生活的时代,还是如今网络异军突起,迅速占据现代信息传播中一席之地的今天,人类“本我”对于娱乐享受的追求永不会改变,这是娱乐化信息会充斥在我们的生活中,并被公众喜爱的一大原因。

同时无论是我们传统的大众传播媒介,电视与报纸,还是现在的网络,它们不仅仅是一种传播媒介,更是市场经济下的一种文化企业,为了迎合受众,赢得市场, “传播的社会效果和提升受众经验被摆在次要位置,让受众参与更广泛的公共领域的活动这个问题的重要性同样也被降低。”因此,我们的传播媒介为了争夺受众市场,会主动迎合受众口味,更偏爱娱乐性信息。另外,经济学中“劣币驱逐良币”的规律,也同样适用于传播内容。严肃深刻,需要大量人力物力财力的深度新闻报道和策划出的娱乐性节目相比,后者显然更能适应市场竞争。

当波兹曼在他曾引起世人轰动的《娱乐至死》一书中指出媒介技术对于人类认知世界的巨大影响时,我们已经置身于“躲猫猫的世界”乐不思蜀。他在书中直言不讳地表明自己是对麦克卢汉思想的再继承与发展。在麦克卢汉的“媒介即讯息”基础上,提出著名的“媒介即隐喻”论点。他认为,如今的人们正生存在一个由媒介所建构的巨大的隐喻世界中而不自知,媒介自有的属性,使其能够“以一种隐蔽却强大的暗示力量重新定义现实世界,甚至塑造一个时代的文化精神”。我们需要时刻谨记麦克卢汉的警言,他说过,“真正有意义、有价值的‘讯息’从来不是各个时代的传播内容,而是这个时代所使用的传播工具的性质、它所开创的可能性以及带来的社会变革”。而从古至今,人类文明的演进历程正在步步逼近,证实这一论点,“媒介对于文化的精神重心和物质重心的形成,具有决定性的影响”。

虽然“隐喻”与“讯息”仅是一词之差,却无比贴切的表达了波兹曼对媒介技术影响力的自我思考,以及对麦克卢汉观点的反思和修正,在他看来,媒介带给人的影响不像信息那样明确具体,准确的说,媒介带给大众的是潜移默化的暗示,像是一种隐喻修辞,拥有强大而令人畏惧的神秘力量。在此基础上,波兹曼又提出另一观点,“媒介即认识论”,他认为大众对真理的认知与大众媒体上信息的表达方式密切相关。印刷机统治下的时代,文字成为最为权威的表达,关于真理的传播尤其如是,严谨缜密的文字成为人们认知真理的不二途径,而真理也在文字表达形式的限制之下,具有了理性严谨、逻辑严明的特性。到了电视主导传播的“娱乐业时代”,人们的思维方式随着电视的普及而发生改变,碎片化的画面传播使得脱离语境的信息合法化,为真实性提供了一个舍弃历史的崭新定义,一方面激发并培养大众的娱己本能,一方面迎合大众对快感的追求。正是在电视已经赢得“元媒介”地位的背景之下,波兹曼忧心忡忡地提出“娱乐至死”,眼睁睁看着印刷术统治时代留存下来的权威术语遭受着无情的侵蚀与践踏,精英话语权被逐步消解,我们的文化对电视认识论适应的十分彻底,赫胥黎“美丽新世界”的预言恐要成真,而今发展到互联网时代,这无孔不入的“泛娱乐”因子格外令人忧惧。

事实上,波兹曼从来就不反对娱乐本身。因为纯粹的娱乐构不成大众认知上的威胁,真正可怕的地方在于人们主动沉迷于娱乐而日渐失去对社会事物进行严肃思考和理智判断的能力,并且,在这种轻桃的文化环境中,大众逐步变成一群无知且无畏的理性文盲而不自知,尤其是在媒介高度融合的后现代主义社会,随着各种大众文艺无节制的娱乐化发展,拟像仿真以及数字化生存的态势生猛,己然成为推动娱乐至死现象的巨型催化剂。大众彻底陷入媒介技术所构筑的娱乐幻象中,碎片化信息逐步取代经典的传统规训,综艺节目主宰荧屏而挥手告别高雅艺术的神圣光晕,艺术与观众同样缺乏自省能力,在新媒介融合时代的个体认不清现实更无法认知自己,娱乐成为了唯一的生存诉求,人类文明将受到前所未有的挑战。

泛娱乐化是偏离了正常轨道的娱乐化 ,在广度和深度上都超越了正常的娱乐范畴 ,它以大众传播为载体 ,将媒介的信息传播、社会教育、引导舆论等功能弱化 ,同时片面加强内容浅薄空洞、形式粗鄙搞怪的娱乐方式。

娱乐是人的天然需求,每个人都有追求娱乐的需要。一些自媒体用户在信息视角筛选、标题拟定、内容选择、语言手法上,都以吸引他人眼球为第一要务,于是各种包含暴力、色情、隐私等具有刺激性元素的信息被发布和传播。严肃的议题在娱乐化的影响下日益偏离主题,一切信息都可以成为网友娱乐的工具。

“网络恶搞”作为一种网络大众消费文化现象,以文字、图片、音乐、视频等为手段,用讽刺、幽默、游戏的视角来颠覆传统和经典。通过网络恶搞,以往许多经典的正面形象被颠覆,传统的价值信仰被瓦解,从而达到娱乐大众、获取名利的目的,还有挑战社会主流价值观的网络恶搞现象。这些行为,不但伤害了人们的感情,同时也误导了正在成长中的青少年的价值观。

市场经济的发展促进了人们对时尚的追求,而明星作为时尚的引领者,外表的光鲜靓丽更容易引起人们的追捧,明星的一举一动更容易成为人们茶余饭后的谈资,相对于严肃认真的时事政治,人们似乎更倾向于关注娱乐明星的私生活而对明星新闻的关注中,又以对明星八卦丑闻的关注为盛。前几年,导演、演员不断被爆出吸毒、出轨、嫖娼等丑闻,人们在网上用“《监狱风云》剧组又添一新成员”“吸毒队遥遥领先,出轨队和嫖娼队要加油”等调侃的语气掀起一波波网络狂欢。

网络是一个众声喧哗的场所,自媒体的平民性和草根性很容易形成网络围观的“广场效应”。网民可以利用自媒体进行线上聚集,利用碎片化的信息煽动偏激情绪,制造舆论声势作用于现实社会,导致多数人暴政。

人类创造了互联网的同时又被互联网所束缚统治,能动性与主体性丧失,个性发展趋于片面与畸形,这就是马克思关于“人的异化”的体现。在感性、直接、刺激的娱乐“填喂”下,人们对理性、严肃、内涵丧失兴趣,对幸福、尊严、真理失去追求,懒于思考生活的意义,内心质疑、批判、超越的向度逐步沦丧,理想信念模糊,政治冷漠,信仰荒芜,观念扭曲,最终异化为马尔库塞笔下的“单向度的人”。整个社会充斥着享乐主义、功利主义、自由主义的气息,社会的价值生态变得无序化、复杂化、混乱化。

虚拟的网络环境让人们成为身体缺席的“在场者”,足不出户就能随性地表达观点、宣泄情绪、畅聊人生,这种高度临场、集体围观、脱离现实的不稳定性群体聚合让人们在网络“泛娱乐化”的临时狂欢之后依旧孤独,资本利益推动的网络聚合背后是人与人之间缺乏真诚交流与心灵沟通的关系疏离。背叛、诈骗、欺凌、侮辱、不公、无良等反映社会矛盾与冲突的碎片化信息直截了当地呈现给观众,滋生人们对善良淳朴、公正无私、舍己救人等美好品质的质疑与冷漠,长此以往会导致人们的情感淡漠,集体观、同情心、责任心等道德感缺失,焦虑、恐惧、敌意、暴躁等消极情绪增多,情绪控制能力变差。

种种网络乱象助长了人们不思进取、急功近利、好逸恶劳的气焰,传统文化中的勤劳、坚韧、毅力等珍贵意志品质被弱化。对网络的过度依赖让传统的阅读、书 写、记忆与思考变成了浏览、粘贴、下载与搜索,即时直接、冲击力强的“泛娱乐化”信息会让人们变成惯于窥探、乐于围观、勤于仿效、懒于思考、难于创新的群体,最终可能会导致注意力、记忆力、创造力、阅读能力被抑制扼杀。

内容浅薄低俗、缺乏高尚品位与深刻内涵的网络“泛娱乐化”让以丑为美、以炫为技、以逸为荣、以利为上的现象变得习以为常,甚至演变成一种趋势与潮流,人们将大把宝贵的时间耗在网上,通过平台窥见别人的生活与人生,过度的感官娱乐满足下,高尚的品味被庸俗浅薄的快餐文化吞噬消磨,无形之中审美取向被同化扭曲。文化的娱乐价值被放大化必然导致其育人价值与传承价值的荒芜,失去人文艺术感与历史厚重感的“泛娱乐化”会引发人文素养缺失的文化恐慌。

社交媒体作为新媒体的一种类型,其担负了重要的新闻传播功能,而且各大主流媒体的社交媒体账号主要担负的是“硬新闻”的传播,新闻传播必须要有正确的新闻观和导向意识作为指导。这既要靠宣传、信息部门的他律,也需要社交媒体的自律,从新闻操作理念这个源头抑制住泛娱乐化新闻的生产。对于以社交媒体为代表的新媒体或非主流媒体、非主流栏目、非主流版面如何坚持正确的新闻观,习近平2月19日主持召开的新闻舆论工作座谈会有一系列新提法。我们一般谈新闻观,谈新闻的导向意识都指的是主流媒体对严肃新闻话题的处理,但在此次座谈会上,习近平指出,“新闻舆论工作各个方面、各个环节都要坚持正确舆论导向。各级党报党刊、电台电视台要讲导向,都市类报刊、新媒体也要讲导向;新闻报道要讲导向,副刊、专题节目、广告宣传也要讲导向;时政新闻要讲导向,娱乐类、社会类新闻也要讲导向;国内新闻报道要讲导向,国际新闻报道也要讲导向。”这番讲话旨在针对目前社交媒体上低俗、庸俗、媚俗的泛娱乐化新闻传播发出了最高层的声音,明确了新闻传播作为一个整体,正确的新闻导向、明确的导向意识是共性而非某类新闻、某类媒介的个性。

强调导向意识就是强调新闻的公共性,即新闻舆论的基本功能是“公器”,是在为国家稳定、社会协调、群体和解服务的,不能因为社交媒体的一些独特属性、特有传播规律就放弃新闻传播必备的导向原则,从而使之沦为完全的娱乐工具和商业产品。

多媒体(全媒体)和融媒体是两个相似却着眼点不同的概念,多媒体(全媒体)强调的是量的优势,融媒体看重的是质的,多媒体(全媒体)是手段的丰富,融媒体是内容的整合。融媒体有利于优势资源整合,将同一新闻的不同方面进行重新排列组合形成模块,把不同形态的媒介形式有机组合成一个整体,而不是在多媒体的形态里各自为战、各说各话、互不依靠。

融媒体新闻传播的实践可以有效避免社交媒体在新闻传播时的泛娱乐化操作,再也不用致力于发掘新闻信息里可供调侃和消费的因素,而是专注于配合、补充其他媒体由于技术限制所无法抵达、挖掘的事实层面。融媒体新闻传播的模式使新闻本身更加立体,新闻事实层面的信息、细节更加丰富,在更好体现新闻舆论公共性的同时有效规避了泛娱乐化的风险。

社交媒体在复杂的互联网环境里报道新闻事件,更应该明确“把关人”的原则,对信息的甄别、筛选、编排不能唯商业利益、经济利益至上,还应该充分考虑到社会效益和公共利益,因为新闻是特殊的媒介产品,它的公益性必须得到更加主要的体现。今天的多数社交媒体完全忽视自身作为“把关人”的职责,沉溺于简单的媒体营销策略,完全将对新闻内容的针对性选择、传播放到了一边,致使传播缺乏引导力、公信力。大量泛娱乐化的虚假新闻、软新闻真营销牢牢占据社交媒体的“版面”,真正需要讨论、争鸣、思考的公共问题无处寻觅,这与社交媒体缺乏自律精神、自我约束准侧关系密切。社交媒体特别是以新闻报道为主要职能的社交媒体账号,应该不断加强自身队伍专业化建设,提高从业者的媒介素养,以行业自律精神做好新闻传播,避免沦为泛娱乐化新闻绑架下各方攫取商业利益的工具。

媒介素养教育要针对新闻从业者、社交媒体的工作人员,同时也应该针对普通受众。全社会普遍媒介素养的提升是避免泛娱乐化新闻大行其道的治本方略,只有从需求上降低人们期待新闻泛娱乐化的心理动因,媒介在提供新闻内容和考量传播方式时才会回归本位。

所以,这就为当下我国的新闻教育提供了新的思路,我们不仅要培养一批能在实践中拥有优秀工作能力的专业人才,也要为普通大众媒介素养的提升提供智力支持。随着人们接触媒介的行为已经成为生活中必不可少的习惯,我国的新闻教育社会化、大众化应该是今后的发展趋势,只有受众的媒介素养达到一定水准才会倒逼新闻媒体改革自身弊病不断适应新环境中的传播需求,最终受众和媒体是相互促进、互利共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