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您光临上海泰隆医疗科技有限公司

美国农业专家:花了近一世纪才让农民相信科学理论有助于种田

时间:2020-06-03 04:15

罗斯指出,农业改良一事,农友本身才是最困难的一环,因为他们无法相信在职训练是必要的。即使他们不再抵制教育了,他们还是不认为农业技术应该从大学或是科学性的农业实验中得来,应该要从实际耕作的示范农场中得到帮助。

威斯康星的农友认为在每个行业中都应该由实际从事者来教导实际从事者,神父教神父,律师教律师,工人教工人,农人教农人。某些州的州长希望农业大学尽量远离文理学院代表的博雅教育传统,例如俄亥俄州州长希望农业大学里的讲课尽可能简单实际,不要太理论性或是科学味道太浓厚;德州州长期待农业大学应该是为了训练与教育农场上的工作者而存在;印第安纳州州长则认为任何高等教育都会对劳动者的培养造成阻碍。

除了理念上的口水战外,最大的困难是来自于这个事实:送小孩上农业大学的农人不多,而当小孩真的去了大学后,他们就利用上大学的机会想要摆脱家传务农的行业,通常是转去工程方面的行业。所以多年来农业大学的学生不多,其中学工程的数倍于学农业的,而且逐年倍数增加,从二倍到三倍,再从四倍到五倍。直到一八八七年海区法案(Hatch Act)通过,农业科学发展的环境得到改善,联邦政府在各地设立农业实验所与各地的农业大学密切合作,也增加了这些大学的研究资源与能力。到了一八九○年代时,这些农业大学才发展健全,终于可以在科学研究上作出实质贡献。

捐地盖大学法案的另一个缺失是它只考虑到最上层的教育。国会在制订法案时并未考虑到乡村地区的中学教育如何与农业大学体制衔接。但是一九一七年时史密斯─休斯法案(Smith-Hughes Act)解决了这个问题,联邦开始补助中学阶段的农业职业教育经费。一八七三年到一八九七年间,农业这个产业历经了通货紧缩的冲击,但是之后又开始繁荣,所以农业教育的命运也开始好转。

由于利润提高了,农人们开始想到企业化经营、育种、土壤科学与农业经济的问题。机械化使得他们不再需要强迫下一代留在农村工作。学习农业的学生人数也持续地增加,而一九○五年后快速地增加。到了一次大战前夕,农业的学生人数已经几乎等于工程学生的人数。罗斯福总统的农业部长威尔逊(M.L.Wilson)回忆道,在他老家爱荷华州的乡亲对于书本农耕法的轻视,直到二十世纪时才结束:二十世纪开始后不久,农友们纷纷接受了农业科学带来的革命。

我在一九○二年去大学读农业时,虽然并非家乡第一个读大学的,但却是第一个进大学去读农业的。而十年、十五年后所有经济上可以过得去的农民都送小孩去读农业了。肯德尔(I.L.Kandel)在一九一七年时说得很有道理,莫瑞参议员为了让农业科技化,制订捐地设立大学的法案,但直到五十年后的现在才发挥效用。各位读者一定不会认为农业大学与农业机械大学本身是智识主义的核心场所,所以会好奇即使农业成功地科技化又对消除反智识主义有什么帮助呢。

当然,我们并不想在这里误导地描述农业大学的性质,因为他们只是用来做职业教育之用,我们认为这很好。此处所要强调的乃是,有关实际经验与智识的融合这件事,农业改革专家们以坚毅不拔的精神花了近一世纪才达成,他们让从不相信理论对于耕作会有何帮助的农人们终于改变了态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