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您光临上海泰隆医疗科技有限公司

罗永浩,并没有败给了星巴克的咖啡杯!历史证明:反常规才能制胜

时间:2020-04-06 12:05

面对顾客“大、中、小三种杯子”的询问,星巴克小姐姐用固执的强行灌输思想,试图让对方转变对杯子尺寸的认定。在星巴克的咖啡杯里,只有“中杯、大杯、特大杯”三种型号,那个被罗老师乃至所有正常人都认定的“中杯”,是也只能是、永远是星巴克的“大杯”。

对于罗老师而言,星巴克小姐姐这种有违常规乃至强行改变顾客认知的做法,成功了;但这位小姐姐毕竟面对的是罗永浩,是一个卖过二手书、倒过走私车,能把产品发布会开成单口相声的商业泥石流;对于罗永浩而言,他就是叛逆、不循常规的行走代言人。

于是,一阵近乎疯狂的自扇耳光,彻底击溃了星巴克小姐姐固执的心,小姐姐一脸尴尬又不失可爱的笑容,永远留在了人们心中。面对星巴克的强行观念输入,更多顾客选择的是默许,而罗永浩无疑用一反常态的操作,战胜了这家咖啡连锁巨头。

其实,罗永浩用反常态的做法,取得几无可能之胜利的案例,并非孤本,早在封建皇权社会,这种奇特的制胜办法就已经成为经典。

王菊轩娶妻,久不育,将娶妾,商之于妻。妻不答。一再商之,则曰:“此不知是谁之过,其各以一人试之,可乎?”

在男女尊卑分明、地位高低明确的封建社会,男性占据绝对的主导地位;女性作为男性的附属品,生存价值主要体现在繁育后嗣和满足男性生理需求上。此等社会环境下,男性想要纳妾,尤其是正妻无生育前提下的纳妾要求,基本都能得到满足。

一句话,在封建社会,备受压迫的女性,按照常规不应该对丈夫纳妾的要求给予反对态度。也正是这种源自女性无可奈何之下的纵容,才使得清朝男性能够不顾正妻感受,光明正大的拥有妻妾成群甚至还能在闲暇之余,游逛于酒肆青楼,惬意非常。

但是故事中的王妻,就采取了一反常态的做法,用不容反驳但绝对有违当时社会常规的方式,有效的反驳了丈夫纳妾的要求。你能纳妾,我也能另找男人,两人同时试,才能精准找到不育之由。当时王菊轩的脸上,也必定出现了星巴克小姐姐尴尬而不失可爱的笑容。

清朝皇室宗亲,袭封礼亲王爱新觉罗·昭梿,在其所著《啸亭杂录》中,记载了恒恪亲王弘晊于“国家殷盛”时,崇尚“俭朴儒素”法的故事:

恒亲王弘晊,乃系康熙皇帝第五子胤祺的次子,其所处的乾隆年间,正值清朝鼎盛时期。在此国家强盛之际,诸王公贝勒自然是“蓄声伎,恢园囿”,多以浪荡纨绔模样混迹于世。但身为皇室近支宗亲的弘晊却一反常态,“其俸资,除日用外,皆置买田产屋庐,岁收其利”,成为皇室宗亲、满洲勋贵“以吝啬笑之”的讽刺对象。

等到弘晊的节俭态度、生活条件严重不符其亲王身份的时候,家人必然也会出现质疑声音,对此,恒亲王弘晊如此解释:“汝等何无远虑?藩邸除俸粢田产外,无他贷取之所,不于有余时积之以待后人之储,则子孙繁衍时,将何以为析产赀也?”

所谓“多金之日当思家贫之时”,恒亲王弘晊在国家富足时期的节俭表现,似乎是反常表现,但这种具有前瞻性、预判性的反常态行为,在“宗亲爵位、递降袭封”的清朝时期;在表面鼎盛实则内里虚晃的“乾隆盛世”时期;绝对是保证家族旺盛不衰、长久传承的制胜办法。

事实证明,在诸多王公贝勒“以骄奢故,皆渐中落,致有不能举炊者”的时候,恒亲王一脉仍然“富饶如故”,由此足以证明恒亲王的反常态就是远见,就是长久制胜法宝。

兵法有云:以正合,以奇胜,方出奇制胜。一反常态的做法,看似无法理解乃至荒诞不经,实则系攻击常态的最有效做法,更是取得出奇制胜效果的有效法宝。面对星巴克强行灌输认知思想的小姐姐,罗永浩只能用自扇耳光才能击溃这种“压迫”;面对要求纳取小妾的丈夫,正妻只能一反常态,提出同等要求,方能避免自己成为“受害者”;国家鼎盛时期的皇室宗亲,用一反常态的节俭才能保证家族的持续旺盛。

出奇方能制胜;反常态才能于不利局面,实现形势反转,体会让对手表面尴尬笑、心里放肆哭的快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