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您光临上海泰隆医疗科技有限公司

未来投资增速走稳是基本趋势

时间:2020-08-23 21:56

  国家统计局近日发布数据,2014年1—3月份,全国固定资产投资(不含农户)68322亿元,同比名义增长17.6%(扣除价格因素实际增长16.3%),增速比1—2月份回落0.3个百分点。从环比速度看,3月份固定资产投资(不含农户)增长1.24%。

  作为拉动经济的重要需求,一季度固定资产投资数据创新低。对此,接受中国经济时报记者采访的专家表示,房地产投资增速回落较大是造成一季度固定资产投资增速走低的主要因素,未来需警惕房地产投资方面的不确定性。随着稳增长政策的抓紧落实,以及企业对市场的信心恢复,预计到二季度末,固定资产投资增长将会进入相对企稳的状态。

  房地产投资回落态势值得关注

  “从投资走向来看,由政府主导的基础设施投资水平并没有下降,此外,制造业投资呈走稳态势,而房地产投资增速回落较为明显,因此,一季度投资增速走低主要还是受房地产投资增长回落的影响。”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宏观经济研究部研究员张立群对中国经济时报记者表示。

  数据显示,一季度全国房地产开发投资同比名义增长16.8%,增速比1—2月回落2.5个百分点。日前,国家统计局发言人盛来运公开表示,一季度房地产投资增速下滑确实是影响固定资产投资增速下滑的一个原因。初步测算,因为房地产投资增速下滑拉低固定资产下滑0.7个百分点。

  尽管如此,张立群认为,未来房地产投资或将趋向好转。首先,自去年以来陆续开工的房地产在建工程规模较大。其次,今年棚户区改造要再开工470万套,预计将会对房地产投资产生一定的积极影响。此外,从一二线城市房屋销售情况来看,买房需求仍较为旺盛,目前的市场平淡或许是短期的观望所造成的,加之目前政府采取多项针对性措施支持住房建设,例如增加住宅建设供地等,因此,未来房地产投资情况或将有所改善。

  中国人民大学经济学院副院长刘元春对本报记者表示,房地产投资占整个固定资产投资的20%左右,同时考虑到房地产投资增速回落可以作为房地产市场出现调整变化的很重要的先行信号,因此,房地产投资加速回落的态势值得高度关注。

  “目前来看房地产投资下滑状况还没有到底,也许可能才开始。如果房地产商开发资金的紧张程度以及销售状况持续恶化,其开发投资行为将进一步收紧。”刘元春表示。

  同时,刘元春认为,也应当注意到,由于去杠杆、去产能对制造业影响较大,并且PPI的持续回落也导致企业利润逐步压缩,所以导致制造业投资受到影响。数据显示,第一季度制造业投资23582亿元,增长15.2%,增速加快0.1个百分点。

  华泰证券(行情,问诊)分析报告显示,制造业投资增速在底部徘徊。3月制造业投资累计增速15.2%较1—2月增速基本持平,这一增速水平是2004年以来的底部。制造业投资从2011年下半年开始回落,中间虽数次因稳增长使投资短期回升,但制造业去产能的大趋势没有改变,投资增速总体呈现回落趋势。在新一轮的稳增长刺激下,制造业投资的下滑趋势在二季度或有所缓解,但回升空间不大,基本在底部徘徊。

  此外,刘元春认为,在基础设施建设方面,由于地方政府的观望情绪,以及财政支出状况较以往有所回落,所以导致基础设施投资会受到一定影响。

  企业对市场信心或将转稳

  对于未来一个阶段我国固定资产投资走势,张立群表示,从第一季度固定资产投资数据来看,未来投资增速会在17%-18%之间,投资增速走稳是基本趋势。目前稳增长政策的落实在抓紧,在涉及投资方面,政府采取多项政策措施进一步放宽市场准入,鼓励民间投资,特别是在电力、通讯、石油等领域再放开一批投资项目,这对于进一步提高民间投资活力会产生积极作用。

  此外,由于房地产投资增长未来可能会止降趋稳,政府主导的基础设施投资增长水平也会保持平稳或略有提高,这些变化对制造业投资增长走稳以及市场预期稳定都会发挥重要作用,而制造业投资在整个固定资产投资当中占比大概在1/3以上。加之经济结构调整包括过剩产能的调整可能会进一步推动企业投资趋向活跃,企业对市场的信心将恢复或转稳。在这些因素的支持下,未来投资增长应该呈走稳趋势。

  刘元春则表示,固定资产投资在二季度还会有下行压力,但是随着稳增长政策的实施,到二季度末,可能会有相对企稳的状态。三季度,由于外贸的好转,加之政策进一步松绑,固定资产投资可能会出现轻微反弹。

  “总体来讲,今年固定资产增长状况存在一些不确定性,最大的不确定性来自于房地产市场的变化。未来基础设施投资的反弹力度比较大,是投资的主要拉动力。”刘元春说。

  此外,刘元春认为,虽然中西部地区铁路建设对投资走低有一定的缓解作用,但是由于基建投资占整个固定资产投资比重较小,因此,很难对投资增速回升起到根本性作用。过去五年,受益于产业梯度转移,中西部地区固定资产投资增速可观,但是近两年,产业转移的利润空间相对有所收窄,再加上目前产能过剩的治理和淘汰,原来简单的招商引资所带来的固定资产投资增速提升的模式很难延续,这是中西部地区下一步面临的重大挑战。因此,他建议,中西部地区要进一步调整整体观念,不能继续按照简单的工业化模式走粗放式发展道路。而应当在基础设施、文化、环境以及区域功能定位上做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