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您光临上海泰隆医疗科技有限公司

上海“硬制造”+深圳“软环境”:沪深携手突破关键核心技术

时间:2021-04-16 18:34

  2月,《广东省国土空间规划(2020—2035年)》提出预留沪(深)广高速磁悬浮廊道。3月,中芯国际与深圳市人民政府签订合作框架协议。4月7日,2021年上海全球投资促进大会在上海中心举行,上海正式推出了三个民营企业总部集聚区招商,预计2025年三个聚集区吸引民营企业总部210家。

  说到民营经济,不能不提深圳。“外企看上海、民企看深圳”,深圳是我国民营企业发展最强的城市,2020年深圳有7家民企入围世界五百强,上海则有1家。

  就在上月,上海市委书记李强率队抵达深圳市,与广东省委书记李希、省长马兴瑞座谈共商沪粤合作。上海提出,新发展阶段下,沪粤、沪深合作迎来更大空间和机遇,在落实国家战略上加强协同,携手突破关键核心技术。

  新科技革命和“双循环”的双重背景下,上海、深圳两城各有瓶颈,也可取长补短。不仅上海调研深圳前海蛇口,加速开放并发力民营经济,深圳也正在集成电路产业链上补短板——这正是上海的优势。

  上海与深圳同为创新城市,而创新特点并不相同,从两地各自力推的集成电路与电子信息产业发展轨迹可见一斑。

  上月,总部位于上海的中芯国际宣布在深圳建立12英寸晶圆生产线。“随着华为、中芯在深圳投厂,深圳具备了一定的研发生产芯片能力,但相较于上海,芯片制造封测等还有距离。”中国人民大学重阳金融研究院研究员崔震海告诉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芯片的生产过程复杂,封装测试等专业要求高,上海在这方面起步早。”

  近年深圳消费电子市场活跃,一提电子产业的创新就想到深圳。准确地说,深圳长于应用元器件,将集成电路整合应用为产品。整体属于电子元器件的下游产业。而上海优势是集成电路生产,其拥有全国最完整的集成电路设计、制造、封测产业集群。例如,中芯国际作为中国内地规模最大的集成电路制造企业,目前运营7座晶圆厂,其中上海有3座,深圳1座。

  从发展路径来看,深圳市集成电路产业协会执行会长刘志翔曾指出,早期大基金投资的项目主要集中在长三角,80年代国家在上海和北京建设南北两个微电子基地,1995年,国务院开始在上海实施加快集成电路发展的“909工程”,随后数十位半导体设备专家在上海研发65纳米刻蚀设备。从基础研究来看,上海科教院所、大科学装置也布局较多较早。

  当下市场的发展,正倒逼深圳“呼唤”更上游的集成电路制造。2019年深圳市发布了《进一步推动集成电路产业发展行动计划(2019-2023年)》。“以华为为代表,深圳创新已经进入到无人区,这是深圳以前的产业发展从来没遇到过的问题”,中国(深圳)综合开发研究院金融与现代产业研究所副所长余凌曲告诉记者,以前我们主要是追赶,把环境创造好,把技术引进来,科技成果转化和创新创业活跃。进入‘无人区’之后则是一个新的创新环境,迫切需要在源头创新等基础研究上有突破。这方面北京和上海这样的城市资源禀赋优越,协同则可以对深圳起到支撑作用。

  一个从基础制造出发,一个从市场应用倒逼,上海和深圳在集成电路、人工智能等关键产业上的发展在当下交汇,共同站在突破核心关键技术、增强产业链自主可控能力的时代节点。“两座都是站在我国发展水平巅峰的城市,优势互补则可以达到一加一大于二的效应。”中国人民大学重阳金融研究院合作研究部主任刘英告诉记者。

  深圳的崛起源于用开放政策营造良好的市场环境,承接来自香港以及海外地区的技术及资本。其作为改革开放的“试验田”,在许多机制体制的创新力度处于最前沿,尤其是广东自贸区深圳前海蛇口片区(以下简称“前海蛇口”),与国际接轨也走在最前面。

  凭借“软性”的制度优势、环境优势,深圳在工业规模上已成为上海的强劲对手,近三年两城在规模以上工业总产值你追我赶。深圳甚至在集成电路产业链的某些环节上超车,华为海思已成长为全球第五大芯片设计公司,带动深圳地区的芯片设计产业位居全国首位。据中国半导体行业协会数据,2020年深圳集成电路设计业销售额为1300亿元;上海为950亿元,居第二。

  如何利用制度优势进一步促进科技成果转换、释放市场活力及扩大开放?正是上海可借鉴深圳的地方。据报道,上海代表团在深圳重点考察了两地:深圳先进技术研究院、前海蛇口,这也是深圳机制体制创新的高地。

  例如上海基础研究力量雄厚,但仍选择到深圳先进技术研究院考察。该研究院的创新在于解决科技与产业脱节的“两张皮”问题,实行理事会管理。2010年共建三方成立第一届理事会,中国科学院担任理事长单位,深圳市人民政府、香港中文大学担任副理事长单位。

  作为新型科研机构,深圳先进技术研究院投管分离、独立核算、自主经营、自负盈亏,科研成果必须面向市场,迅速拉动深圳产业的转型升级。据统计,2019年深圳先进技术研究院与产业界累计合作金额达19.74亿元,不乏华为、商汤、中广核等龙头企业;累计孵化企业达968家,其中包括上海联影、中科乐普等行业“独角兽”。

  同样,余凌曲指出,前海蛇口是大陆现代服务业与境外和国际最为接轨的一个地方,其现代服务业包括了金融——前海蛇口的第一大产业、科技服务业、物流业、文化创意产业等。

  “十四五”规划纲要中点名强化上海自贸试验区临港新片区开放型经济集聚功能。上海临港要建设开放高地,正需要在机制体制上创新,前海蛇口则有许多经验可参考。上海代表团在深圳考察之行中特别提出希望“在对接高标准国际经贸规则、扩大制造业服务业高水平对外开放、打造国际化法治化便利化营商环境等重点领域探索新路”。

  两城作为长三角地区和粤港澳大湾区的领军城市,“他们进一步合作的信号不仅是强强联手互补在科创前沿突破,其背后也是长三角和粤港澳地区的资源叠加、生产要素叠加、市场叠加,相互融合服务于‘双循环’。”崔震海告诉记者。